最新推荐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军大 > 正文
媒体军大

[人民日报]因为有梦想

2008年09月09日 15:36 作者: 发布单位: 发布范围:公开 阅读:

因为有梦想(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

江永红 人民日报 》( 2008726   07 版)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来临之际,我们来到西安第四军医大学,亲身体验到四医大以科学发展观为契机,稳步推行精品建校所带来的变化。 

  校长樊代明中等身材,50多了还一张娃娃脸,从战士到将军,从院士到校长,官不小却不像官,著作盈箧而不类夫子。他敢想人所未想,敢言人所不言,常常语惊四座,可又是个没有脾气,风趣幽默的人,但较真的牛劲让人受不了。不管是外来的和尚还是本寺的高僧,都不允许用老生常谈浪费时间。樊代明当副校长时,搞了个精品讲座,要每位教授展示金刚钻,却只给10分钟。在试听首场讲座时,第一位照例开头: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停!今天二字多余,删去。他说,谁都知道是今天,不是昨天或明天。这样近乎吹毛求疵的结果,是精品讲座让听众趋之若鹜。从附属西京医院骨科开讲,听众数十人;然后到大学的科学会堂讲,听众数百人;最后到大礼堂讲,听众近两千人,提前40分钟就有人去占座位,来晚了的只能站在过道上,甚至窗户外。 

  3年下来,精品讲座搞了100场,数百人上去开讲。未曾想到,2007年,随着樊代明从副校长变成了校长,校党委确定了一个吓人一跳的目标:在建校80100周年时,把四医大建成世界先进的研究型军医大学。掐指一算,还有2646年,深谋远虑也好,好高骛远也罢……他要的是精品,包括精湛医术、精尖成果、精细服务等十大精品工程。他设计了10赛马场,要把所有人都赶上去遛遛。

  路上的四方步变成了小跑步;夜晚的星星之火变成了灯火辉煌;胖子变苗条了,营房处朱处长体重一年降了8公斤;招待费减少了,没时间吃吃喝喝了……樊代明一上台就让平静的校园沸腾起来,充满了危机感。他要的就是危机感。在四医大54年的历史中,曾经创造过70多个全国第一或唯一,硕果辉煌,人才辈出,同侪仰望。这个曾经是排在全国头20名的重点大学之一,是首批进入“211工程22所大学之一。然而进入新世纪后,却颇似陕北的地形——塬多峰少,处于一种塬状态。低不低,俯视平原;高不高,仰视高山。而面对这种塬状态,很多人似乎志得意满:在西北,我们仍然是最好的医大。” 樊代明较真了:西北第一,不错,但西北是落后地区,西北第一等于什么?问得会场沉默良久。他所要的精品是全国名牌,世界名牌,不是筷子里头拔旗杆,夜郎国里当国王。他说,“‘精品风暴就是逼着我们走出塬状态,到世界上去遛遛。但到科技世界去遛,得凭成果,得要论文。学校规定,博士生发表的论文一定要发表到国际杂志上去,科学的水平要以全球为背景,以世界定水准,要与高手过招,不然就缓授学位。谈何容易?难死人呀!在上班的路上,他被一位教授挡住:你那一套做不到。我这个当导师的都没有在国际上发表论文,怎么能要求学生?樊代明的回答是: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一个不能例外。” 

  难道只有在国际上发表论文才有水平吗?当然不是。樊代明不愿陷入空头争论,他幽默地说:等中国科技超过美欧了,他们就会来中文期刊发表论文。”“第一我们要走向世界,还不得不借用国际杂志这个平台,近年科学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论文无不收录其中;第二,国际杂志不创新就上不去,不是随便好糊弄的,走不了后门。” 

  樊代明能当院士,靠的当然是实打实的科研成果,他的团队在胃癌的早期诊断和防治问题上最近有新的成果,也可以说是在国际杂志上溜出来的。打开英文《公共医学网》,可以检索到他发表的近200篇国际论文。作为博导,考他的研究生首先要回答一个问题:论文必须上国际杂志,敢吗?发虚的走了,底气足的留下。有学生为此急得哭,樊代明拍拍他的肩膀:我怕眼泪,可科学不相信眼泪,没办法,继续做实验吧。完成一项实验花个十来万元是小数,要不出成果不出论文,他就不准报销。哎!还是马克思说的对,站在科学的入口就像站在地狱的入口一样。逼得有个学生干脆把铺盖搬到实验室,昼夜连轴转,实在困了就地板上睡一会,如此数月,结果出来了,论文也出来了。在一次舞会上,他女儿跳舞踩了一位博士生的脚,男生说,得罚你。”“怎么罚?”“罚你当你爸的研究生。樊代明担任西京医院消化内科主任时,人人有国际论文,成为肿瘤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被评为全国首批医科院校唯一的优秀科技创新群体长江学者杰青学者出了好几个。200611月,《中华消化》学会杂志在武汉举行全国论文演讲比赛,包括7个美国教授在内的21个评委都是当今权威,结果,10个一等奖被他们夺走了一半。第一名梁洁,第二名洪流,都是樊代明的学生。梁洁还有幸被选拔去德国参加林岛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学术会议。

  明明是应该做到并可以做到的事,为什么动辄说不行呢?大学以教学为主,搞精品战略,精品课程首当其冲。你能上精品课吗?掂量掂量,自己申请。上课了,樊代明领着一群教授坐在后排,与学生一起听讲。好,课上完了,开始过三关:听课的教授打分,学生打分,还要当堂出题测验,三关的及格率都要达90%以上。有一关不过,砸!如此反复。一门课结束,再总体评估。合格者戴上精品课教员证章,奖励5000元。细胞生物学教授陈志南是精品课教员之一,尽管他是新科工程院院士,国家生物制品一类新药利卡汀的发明者,但一码是一码。他说,在课堂上,你要把大纲规定的基础知识讲清楚,同时要把世界上最新的研究成果和进展告诉学生,还得讲得生动有趣,启发创新思维,让学生爱听,每堂课都得使出浑身解数。樊代明把讲台变高了。讲台一高,清高没了,清闲也没了,谁要再老和尚念经,讲台就上不去了。如此大浪淘沙,有讲师光荣上榜,有教授名落孙山,脸红了吗?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200711月,互联网上出现了四医大基础部公开选拔10个教研室主任的公告。不论校内校外,国内海外,请!有本事就报名参加竞聘。呼啦啦报名一大群,其中本校57人,然而仔细掂量后,大多被任期目标吓退了。6个目标22个指标都是瞄准国际先进的,条条都是高门槛。经过审查,最后还有三四十人,可临场又有10人主动退出。包括樊代明在内的5个院士、5个长江学者当评委,应聘者先发表就职演说,然后回答问题。他说,所有问题归结起来其实就两个:一是你干过什么,二是你想干什么?三是你能干什么?如此这般,23个新人走上正、副主任的岗位。从美国休斯敦大学归来的王瑞安当了病理教研室主任,从德国归来的李臻当了解剖与组织胚胎学教研室副主任(牵头组织胚胎学),她还是个讲师,不到34岁。有何感想?李臻有点腼腆地说,开始真的没想参加,但谁有多大能耐,就给多大舞台这句话听多了,那就试试吧。结果我一讲完,后面与我聘的人放弃了。另一个小帅哥尹文当上了中心实验室主任,他原是微生物教研室副教授。开始认为这不过是走过场,牵头大的科室,自己也暂不具备实力,但看到中心实验室只有原主任有自然科学基金,才30万元,我就拿到过400多万元,干嘛不试一把呢?就算走过场,也走给人看看。没想到聘上了。应该说,那批卸任的主任也绝非等闲之辈,大多是著名教授,或因年龄过杠,或因任期届满,不是庸才让位给人才,而是老的让位给新的,慢的让位给快的。上的下的,不上不下的,心情各异而震撼与共。生理教研室主任裴建明才41岁,任期未满,建树颇丰,从上世纪90年代到他上任之前,科里原来没一张奖状,现在挂满一面墙,全科平均年龄35岁,有两个杰青、两个长江学者,三个总后三星人才,成为国家重点学科单位。够意思了吧!但他表示:我只干这一届,就让位给比我更年轻的人。为啥?像过去那样有的主任干到70多,是实际上的终身制,让年轻有为的上,才能充满活力。

  是的,精品风暴刮走了苟安心态,刮出了勃勃生机。科室主任要竞聘,行政干部要打擂,那好,我不想当,舒舒服服当个医生咋的?西京医院的一位医生是从某总医院调来的尖子,想不到在年终考核时被列入末位淘汰对象之一。他说,开始听说被末位淘汰,很不服气,我手术水平不差,不就是没有论文吗?现在感到理所应当,没创新就没论文,申请不来资金,就带不了学生。我没有完成从普通医院到大学医院的转变。评审意见:作为医生合格,但作为教员不合格。考虑到调来时间不长,暂且留任。

  目前,这个学校有了该校第一个肿瘤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有了第一个国家“973”项目脑功能动态调控首席科学家——陈军;全校去年发表403SCI论文,几近上年的2倍,其中附属西京医院名列全国医疗机构第一;出了3个新增国家重点学科,使总数增加为15个,在全军院校名列前茅……可以预见,2008 年会给人更多的惊喜,但樊代明面无得色。他不愁不出成果,就像春天来了,种子自会发芽。他担心的是,精品风暴过后又回到塬状态。幸运的是,他后面有一个好政委孙长新支持着他、有一个好班子在与他一起冲锋陷阵。他乘船过川江时,想到面对的困难,不禁口占一绝:波涛翻滚浪激天,横流穿泻只向前;轻舟踏波飞身去,回笑岸松空等闲。但他深知,他所期盼的创新文化,他所提出的长远目标,不是他能摘到的果实。他不过是一个带领大家走出塬状态,走向世界的人,一个给基础打夯的人,一个传递梦想的人。樊氏语录曰,人生不能没有梦想,生活不能没有快乐。因为有梦想,所以才快乐。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08-07/26/content_67341.htm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