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推荐
图片新闻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

[媒体看军大]“七一”前夕,91岁老教授向党汇报心路历程

2016年06月29日 11:47 作者:张宁仔 发布单位:政治部 发布范围:公开 阅读:

她爱党信党、一心报国;她勇攀高峰,医术精湛;她严格认真,治学严谨;她关爱患者、大医精诚。入党54年来,她以对医学事业的执着追求表达对党的忠诚,她以服务人民的火热情怀阐释崇高的理想。“七一”前夕,我们编发她的思想汇报,共同感受一位老共产党员对信仰的忠贞不渝和无悔坚守。

张宁仔: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2年,正值日寇大举侵略我国,到处狂轰滥炸。那年夏天,我在浙江黄岩中学读书。为躲避敌机的轰炸,学校从黄岩县城搬迁到乡下,我和弟弟妹妹无奈离家,寄宿在学校临时搭建的校舍里。当时父亲在河南抗日前线,只留我母亲一人在黄岩老家。1943年,日寇的疯狂轰炸变本加厉,母亲突然离世,我又面临高中毕业必须离校,国难家难叠加,可以说屋漏偏逢连夜雨。看着身边3位年幼的弟弟妹妹,远在河南前线抗日的父亲听不到我们的呼喊,19岁的我怎么办?我永远铭记的是,我母亲上师范学校时的老校长汪奶奶,向我们几个落难的孩子伸出援助之手,把我们接到她家并亲自转托给我母亲的同学方姨,请她照顾我们并与我父亲联系,我们住到了方姨的家并受到很好的照顾。在此期间,我与汪阿冬同学冒着风险从路桥乘坐木帆船渡海到温州投考中央大学医学院,幸运的是我俩都被录取了。

(左一是张宁仔)

1943年10月,我的弟妹们跟着父亲委托的一位叔叔走向河南,我和汪阿冬同学则奔赴重庆。从浙江到重庆没有正式的交通工具,只能临时搭乘运货的黄鱼车,半躺在货物上。沿途经福建、江西、湖南、广西、贵州到重庆,千山万水,不时遇到敌机空袭警报提心吊胆,为了找车、找住宿常常挨饿,从浙江到重庆足足走了39天,从此迈入大学的殿堂。说是殿堂,其实是茅草房。但这一段经历,是刻骨铭心的血泪史,深刻地影响了我的人生观,当时我痛下决心:要爱国,打垮日本鬼子,决不做亡国奴;要寒窗苦读艰苦奋斗,自力更生;要照顾好幼年失去母亲的弟弟妹妹;要感恩图报,永不忘记在我们陷入困境时伸出援助之手的奶奶和阿姨们。1949年全国解放,新中国成立,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我深深地认识到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是爱国的青年,我拥护共产党,向往共产党要跟着共产党建设新中国。我迫切要求进步,要求积极改造自己。

(左一是张宁仔)

1949年7月,我大学毕业留校工作(中央大学医学院后改名为第五军医大学),1950年我加入南京防治日本血吸虫病医疗队,去上海马桥为解放南京横渡长江因而感染的解放军战士治病。1952年11月,我参加抗美援朝医疗队,去长春第18野战医院为抗美援朝的解放军伤病员治疗,为医院医务人员办训练班。军队的战士们、医务人员们那种为国为民奋战献身的精神感动了我、改造了我,我拼命工作,立了二等功。

1954年第四、第五军医大学合校,我来到四医大当了一名医生。当时,周总理发出“向科学进军,建设新中国”的号召。1956年原中央大学的老校友苏鸿熙、陆裕朴、汪良能、蔡用舒四位教授热爱祖国,突破阻挠,毅然从美国回归四医大,投入建设新中国的伟大事业,掀起开展新业务的高潮,如体外循环治疗先心病,90%以上严重灼伤病人的抢救成功,断指再植等等,给我们做出了榜样。牟善初主任率领我们参加配合他们的工作,由此派送我们去北京胸科医院学习心导管,回院后开展了右心导管术和严重烧伤病人的抢救,动脉粥样硬化的实验研究等,我还积极参加1960年、1961年我校举办的灼伤防治训练班、心肺功能训练班的教学工作。我通过学习、实践、教学,既当学生又当教员,奋力投入建设科室的工作。这是科学的春天,使我解放思想,进一步改造自己,放下家庭成份不好的包袱,鼓起勇气向党支部提呈入党的申请。我下决心彻底改造自己,跟着共产党建设新中国,做一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惜牺牲个人一切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中国共产党员——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加入共产党的原因。1961年11月12日,这一天我永生难忘,面对鲜红的党旗,我庄严宣誓,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

2016年7月1日是党的95岁生日,祝福你,党,亲爱的母亲!向您汇报我入党54年以来的心路历程。虽历经风雨,但我经得起考验,我时刻牢记党的教诲,严格要求自己遵纪守法廉洁自律,活到老、学到老、干到老,做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党的事业奉献一切的中国共产党人。

个人简介:张宁仔,女,浙江黄岩人,91岁,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一级教授。张教授从小立志学医报国救民,抗战时期考入中央大学医学院,学成后投身革命,先后参加南京防治日本血吸虫病医疗队和抗美援朝医疗队,荣立二等功。张教授从医60余载,救治病人无数,桃李满天下,耄耋之年仍奋战在临床一线。

来源:第四军医大学官方微信平台

责任编辑:杜恒辉 张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