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学校主页  头条新闻  新闻纵横  基层动态  专题报道  领导讲坛  思想政治工作  教学医疗科研  后勤管理  通知公告 
 网站首页  媒体军大  军大人物  网上展馆  历史长廊  校园文化  党委工作 

[新闻联播]维吾尔族父子西...
[媒体看军大]西京医院实施...
[媒体看军大]西京医院实施...
[解放军报]情系“兵心”,...
[解放军报]第四军医大学组...
[媒体看军大]陕西第二、三...
[中央电视台]颈肩腰腿痛之谜
[解放军报]你把主要精力用...
[解放军报]奋进在新的长征...
[媒体看军大]我省H7N9禽流...
[华商报]好奇心:鱼的牙会...
[解放军报]第四军医大学抓...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新闻纵横>>正文
 

顶天立地——樊校长在第四场“精尖成果”报告会上的讲话

2012年04月02日 15:07    作者:    发布单位:科研部    发布范围:校内    阅读:

尊敬的戴政委、同志们:

每一年都有一场精尖成果报告会,连续四年了。每年我都作点评,我觉得今年的气氛更为热烈,大家的心情更为兴奋,因为四年五个国家一等奖今年两个的成绩达到了四年的高潮之潮、高峰之峰。我要感谢刚才上台的同志们及其带领的团队,他们可谓是四医大的忠臣,更是四医大的功臣。忠诚之忠是对学校“精品战略” 之忠,功臣之功是在建设“国际名校”中立下了丰功伟绩。是他们用实实在在的行动谱写了辉煌的篇章,由此改变了世人对我们的看法和我们对自己的自信。

曾记得五年前,也就是2006年,全军医学科技大会召开。那时我是副校长,当时的陈校长因病不能出席,派我去参加了这次大会。主席台发奖令我非常难堪,上去一个领奖的姓“二”,再上去一个领奖的姓“三”,都是二、三军医大学,唯独没有一个姓“四”的影子。晚上无奈就去打扑克牌,得了很多分,赢了很多场,但这些都没用,回宿舍睡不着。四医大办了50多年,处于如此尴尬的地步,面对这么尴尬的情况,我不断在想,作为四医大的院士该干什么?作为四医大的教授该干什么?作为四医大的领导又该干什么?五年过去了,去年即2011年,又开这样的大会,我们去了很多人,在整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医学界,五年颁发的6个一等奖中,第四军医大学拿了3个(不包括今年2个)。我们很高兴啊,我们不是在跟军队单位比,是在和全国比。当晚我主动要求打牌,我和口腔医院医教部主任贺建军同志做搭档,不知道是他不行还是我不行,全都输了,输得很惨。但是心里却乐滋滋的。五年前科技输了,打牌赢了,五年后科技赢了,打牌输了,打牌输了不要紧,科技赢了才重要。我问建军,打牌输了原因何在?他的回答,你整天带领我们搞精品战略,没练习打牌,不就输了。

曾记得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吗?四医大人都知道曾经有“三座大山”压在我们头上,那就是“塬多峰少”、“将多帅少”、“僧多粥少”。世人这么讲,上级领导也这么讲。“塬多峰少”是没水平,“将多帅少”是没人才,“僧多粥少”是没经费,也就像一群失帅的士兵寡居山腰,还饥肠辘辘。这种描述不就像“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其实没这么惨,四医大也没那么落伍。但事实告诫我们需要奋起直追了。我试图按照这个词牌来填写咱们那个时候四医大的状况和我们的决心,但一直到现在没有填成功。因为如果说过头了,有对历史消极否定的意思。如果说得不够,又不能达到“哀兵必胜”的效果。五年过去了,我们体现科技水平的国家一等奖不但有了,而且是5个,还拿了5973计划首席项目;人才方面,我们新增加了两名院士,还有一大批长江学者、领军人才,帅也多了;还有,现在不是僧多,而是僧太少,全校只有2000多名军人,主系列科技干部只有1500多人,但钱却增加了不少,医疗毛收入从当年的17亿增长到去年的57亿,科研经费这四年拿到了12.3亿,人均81万多,不仅如此,大家的福利待遇也大幅提高了。我曾经在礼堂这个地方说过,四医大人要把三座大山扔到太平洋去,四医大人不能再被压着了,当时人家说我们狂。五年后的结果见证是狂吗?

还记得2007年那场雪吗?2007年底学校党委决定新的办校治学思想,即实施精品战略。精品战略的第一篇文章实际上是在火车上写成的,是从四医大到白求恩军医学院,然后从白求恩军医学院到北京,然后从北京回西安,一路上形成了它的框架构思。当时提出精品战略的远期目标之一,是到建校100年时,我们要拿到10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人家说我们吹。因为一直到2007年底,四医大合校已整整53年没有拿到一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这是事实,你要拿10个,可能吗?所以说我们吹。但是才四年我们拿了5个,到建校100年还有多少年?还有42年,指标只剩下5个,42÷5等于平均8年拿一个。如果一任校长当5年,还有8任校长,每个校长五年中只拿一个就完成任务,还剩3任校长可以不拿,你看有多大的空间啊!四年过去了,四医大五个一等奖的完成人,即75个上了榜的功臣,当然幕后还有很多没上榜的功臣,改写了四医大的历史!五个一等奖,军事医学1个,基础医学1个,临床3个,临床中外科1个、内科1个、专科1个,全覆盖了。我还梦想,如果我们药学拿一个,生物医学工程拿一个,预防医学拿一个,那我们就真的全了,成了全能冠军。当然我这个校长在任期间肯定是完不成了,但我相信以后肯定能完成。人家问精品战略的结果是什么?什么是第四次腾飞?什么是“四医大现象”?我认为四年5个国家一等奖就是四医大这几年高速优质发展的一个重要侧面,就是精品战略结出的第一批硕果,就是学校第四次腾飞的鲜明标志,也就是“四医大现象”的实际内容。

针对这样的好现象,有两种担心,一种是别人的担心,一种是我自己的担心。担心什么呢?就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在过去的一周,我有幸在三个大学作了报告,一个是广西中医药大学,一个广西医科大学,还有一个我们军队的大学,都是校长在为我主持。广西的两所大学基本上是一个说法,四医大给他们带来的这场精品报告和精品的做法,是他们学校建校以来听到的报告中,唯一能用“最棒”来形容的。这不是说我讲得好,是我们学校做得好。我在一个军队的院校讲完后,他们校长是这么说的,他们请四医大人来做报告,本来都是有底气的,但是讲完以后他们就没底气了。我说不一样,我们的系列不一样,不能这么说,政委下来跟我说,樊校长,你们四医大这两个多小时的报告,我们连洗手间都舍不得去,大家都憋住了,可一结束就憋不住了,都到厕所去了。本来在这个场所不能议论如此庄重的事情,但是他们都在厕所里情不自禁地议论起来了。但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四医大的党委、四医大的校长、政委、全体四医大人应该保持一种冷静。我们既不为别人那些不正确的说法而感到难受,同时要为自己设计好下一步的工作。比如说,也不知道出于哪里,有人说,这些奖是几十年的积累,我们这代人只是收获。说得对亦不对,这些奖没有几十年的奋斗是不行的,但是真正开花结果是在精品战略以后。刚才大家在汇报中看到了,我们之前也统计过了,在所有奖项中最厉害的、最重要的SCI论文70%80%是精品战略这个阶段发表的。刚才所有项目中的标志性论文,百分之百都是精品战略以后发表的。我不知道王副校长记不记得,20042005年我当副校长时曾经批评过科研部,四医大叫大家报奖,居然报不出来,下死命令报出来4个,到最后真正往上报的时候只有2个。为什么在短暂的时期出现这样的突破?就是学校党委精品战略的结果。也有人说,我们是否把四医大的“豆芽菜”都拔完了,这是不对的。我们的SCI论文80%还没有用去报奖,精品战略实施以后一共拿了33个省部级一等奖,今年我们拿两个国家一等奖,但还有2个军队一等奖和5个陕西省一等奖可用作下一年度报国家一等奖,如果报2个,还有5个在等,五年就剩25个省部级一等奖在那里等着。所以这个说法不对。再看一看今年第一个季度的势头吧!

教学方面。过去迎接“211”检查要填表,填成果接受检查,我们十分难受,要到处去拼凑成果,谓称“技术处理”。今年是往下砍,往下拿,因为成果太多,连续五个一等奖,个个都是国家的,军队和地方的一等奖根本就不需要拿上去。“211”检查时我作为校长应该在家,但我跟政委请假了,为什么呢?因为爱尔兰共和国总理在北京,是温总理请他来的,我校通过高国栋同志的联系,和爱尔兰的高威大学开展校际间的协作,爱尔兰总理来见证协议的签署,我不去不行。但是我说不要紧,这次“211”检查不是应付、不是应对,我们是展示,不给我们评优秀不行,要有这个气魄。我们以前迎接“211”检查是如临大敌,这次却不是,我觉得这次很轻松,要不轻松也是评委不轻松,结果就真的被评为了优秀。这是教学方面。

科研方面。我们今年报了三个国家奖,科技部已在网上公示出来了,下面是开始一轮一轮评审。今天上午我们自己还进行了一上午的凝练。我认为其它工作可以放一放,但国家奖的凝练必须一个一个来,每周一次直至答辩。我们的幻灯已经成为全国的模板了,我看我们将来要改模板了,否则别人拿了我们的模板只需把他们的成果往里填就行了。此外,我们今年报了1049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去年拿了285项,我希望今年有更好的成绩。这是科研方面。

临床方面呢?临床发展更快了,成绩很大。记得我刚当校长的2007年,孙政委带我去总后开会,会上每个学校都要汇报。汇报到医疗时,三医大汇报他们的总收入有23个亿,二医大达到30个亿,到我就不好说了。我们当时只有17个亿,实在没法说。最后我说:“报告领导,我们接近20亿”。这是我第一次撒谎,17亿和20亿差远了。即使是接近20个亿,跟别人还差10个亿,那怎么行?三个军医大学都是在总后党委领导下,群众都是一样的群众,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值得我们深思。精品战略实施后,从原来的一年总收入17个亿,变成去年的57个亿,净增了40个亿。今年的情况更好,去年12月和今年前两个月,我们的总收入是16个亿,接近过去一年的收入。特别是这个月,我们创造了奇迹,西京医院超过4个亿,唐都医院超过2个亿,口腔医院也不少,加起来这个月总收入是6.5个亿。加上前面的三个月,22.5亿!一年才过去了1/3的时间,后面2/3就更好干了,因为第一个季度还有元旦春节假期。按照这个幅度算,我们“GDP”的增长是过去的300%400%,国家GDP的增长只有9%多一点。实施精品战略后,我们床位也从原来的3000张变成现在的7000张。

天还是这个天,地还是这个地,人还是这些人,究竟是什么变了?是办校治学的思想变了。我在全国各地到处讲,办一所大学,大楼、大师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办学思想,办学思想一对就什么都有了。大家可以想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要是精品战略早实施五至十年,学校现在的情况会是什么样;第二个问题,要是这几年不实施精品战略,学校现在的情况又会怎么样。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但是更需要考虑的事情是下一步我们还像不像这样走,如果走该怎么走,所以我提议今年424日展开一次精品战略办学思想的大讨论。今晚我想问问一等奖获奖以后该怎么办?我希望得了一等奖的同志,以及没有得一等奖的同志,下一步的工作重心要抓住两个方面,一个是“顶天”,一个是“立地”。过去叫从单步大跨到双步竞奔,叫发现与发明共进。

什么叫“顶天”呢?就是要发现自然规律性的东西、人体本质性的东西、前人没有发现的东西。要从科学的原理上去找突破,要在NatureCellScience上发论文。每一个一等奖得奖后,究竟后面还要做什么?是不是已经全都完成了?比如说,做口腔的还有什么需要做的?心脑保护策略实施后是不是来任何病人都能救活?不是这样,要做的事还很多,得了一等奖已经到了一定高度,后面的事情做起来就困难了,难度加大了,非常人所为,非常法所为,非常态所为啊!这就是对科学的本质进行研究。有些人认为理论不重要,光做理论不实用,这种说法是不对的,这是不懂科学的人对科学家和科学的评判。有位科学家说过:“婴儿生下来什么也不懂,是不是没用了?可以扔掉了?”不是这样的。得了一等奖的同志要想一想,四医大的第一篇NatureCellScience的论文,究竟出自谁手?我们中国从1998年到现在,14年过去了,在NatureCellScience上发表的论文也就140篇,三个军医大学一篇都没有。在这140多篇论文中,还有很多是考古的论文,比如西北大学的舒德干院士一个人就发表了好几篇的考古论文。我不知道我这么倡导对不对,我们现在给国家一等奖获得者奖励的奖金是100万,我认为在这三个杂志上发表一篇原著论文,也应该奖励那么多。这个并不多,我在这里这么讲,没有经过常委讨论,是突然想到的。为什么这么想?要知道有时候一个技术的发明可以推动整个社会的一次发展,甚至于可以解决全世界的危机。现在的经济危机,政府之所以至今解决不了,美国到处掠夺也没用,就是因为现在没有发现一个像蒸汽机那样可以把全世界搞定的技术。100万从哪里来?我们政委有一句话,“集中财力办大事”。这就是大事之一,科学的发展还不称为大事吗?要科学发展首先是发展科学。我们先把这话说出来,实在不行我们就通过搞精细管理把节约的钱拿来奖大家。前期不是在工程招标中节约了2个多亿吗?通过购买仪器设备招标,一共节约了将近3个亿。最近,在总后招标的基础上我们又重新进行了一轮招标,价格下降了10%,光是这一次招标,就节约60万美金,相当于400万人民币,用来奖励4NatureCellScience的论文,有何不可?我们不搞精细管理,以前这上亿元的钱不是白白流走了吗?不是全被资本家拿走了吗?重奖之下必有勇夫,重奖之下必出大才,如果我们能发表4篇这样的文章,学校的科技工作马上就上了一个新台阶,这就是突破口,关键是看我们能不能做出来。我希望我说的话能够兑现。同志们,加快一点,不然我可能实现不了了。因此,要做理论研究就要“顶天”,就要做前人不知道的或没做成的事。

什么叫“立地”呢?就是获得了奖要有用,大有大用,小有小用,有的自己用,有的别人用,“是骡子是马拉出去遛遛”。要把科技这个“第一生产力”变成现实生产力或直接生产力。这是四医大必须要做的,成果获奖后不能束之高阁。我希望获得一等奖的同志们要往这两个方向走,一个是“顶天”,一个是“立地”。谁去做?怎么做呢?

我们经常在理论上讲得太多、辩得太多,实干上确实要加强。这次我到小平同志举行百色起义的地区去参观学习,看到他们立了很多碑,都是小平同志的话和事迹。我感受到小平同志这一辈子,说话不多,但管用。“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摸着石头过河”、“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的是好猫”……每说一句都推动一次发展。他们跟我介绍说,你别看“摸着石头过河”就几个字,有人根据它写了很厚的一本书。我问怎么能写成那么厚?他说比如说“石头”,石头的分布、来源及其坚韧度,有大的、小的,圆的、方的,来自红石河的、还有来自黄河的……“河”呢,有宽的、窄的,有混的、清的,有深的、浅的,有国外的、国内的……还有,“摸”怎么摸?直接摸还是拴着绳子摸……还有“过”,怎么过?那问题多了,加在一起写了一厚本书,还是一个很厉害的大学写的。我说小平同志真厉害,一句话人家写了那么厚一本书。其实小平同志可能并没想那样,只是告诫我们要去干,光在理论上搞半天,可能就没饭吃了。说一句管用的话有饭吃,写长篇大论,写厚厚一本书,再去读这个可能就没饭吃了。当然习惯写书的人不写书他也没饭吃。

我们的的确确要好好去干,也许我们需要的口号很多,但要选管用的;也许我们所倡导的精神很多,但要选能用的;也许我们奋斗的事情很多,但选有用的。我们四医大人,只有按照既定的精品战略走下去,才会有更加辉煌的明天!

责任编辑:

关闭窗口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版权所有:第四军医大学政治部  

联系人:罗奋堂        联系电话:029-84774161